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吾亦烦的博客

人亦烦 吾亦烦 赚点铜钱难上难 知足天地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不小心说了段“相声”  

2009-01-05 20:54:24|  分类: 烦人凡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08年的最后一天,单位的忘年会上,从不表演节目的我居然说了段单口“相声”!

我的所谓相声,有同事说不过是个长一点的笑话,我自己也这么认为,称之为相声确有点勉强。内容是改编自田连元的一个老段子《胡不字》,我十几年前在广播里听过一回,后来再没听过看过,但因为觉得很有意思竟一直记在心里。表演的前一天晚上,我终于有空把记了这么多年的内容写下来。因为包袱不多,怕气氛不够,加上要与时俱进和因地制宜,又往里加了好多的料,差点面目全非。不过最后的核心包袱变不了,不然倒成了我的原创了----自觉没那个本事。

后来在网上查了下,《胡不字》根本是段评书,哪是什么相声。早知如此,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:隔夜我把料加到2800多个字,压根儿没考虑到死记硬背向来是我的弱项,几个小时内我哪有本事记住这么多的词!为了怕忘词,表演时我索性带了稿子上去了。还真是的,才背了一段,就忘词了,于是大模大样的拿出稿来一直念到完。照稿念当然是流畅了,可是表情、动作等肢体语言就很难发挥了。如果当评书来说,就不会有这个问题:把稿往桌上放着,拿根惊堂木一敲就开讲;忘词了很自然地瞄一下稿子就行了,这样动作、表情就顺了,可以加分不少。

虽然这么多的遗憾,现场还是笑声不断。可能是业余表演中,相声算是高难度的,观众也就将就着乐一下而已,加上本人帅得滑稽,往那一站自然就有笑声。今天回看了下录像,发现自己居然像模像样地念了13分钟多,还发现我所谓的普通话中地方音这么重,更是发现,我的脸皮居然也是很厚的......

 

 

附:相声(评书)稿:《書法家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作:田连元   改编:吾亦烦

 

相声讲究说学逗唱,今儿个老吾我就来学着说一段,逗大伙儿乐一乐,唱嘛~今儿个想唱人多得海了去了,俺就不管啦。

话说咱们苏南有个龙城市,新调来一位市长,从遥远的不知什么旮旯空降来的。这市长姓“胡”,古月胡,名“不字”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不,写字的字,呵呵,名字还怪里怪气的吧。这个胡市长啊,有一把年纪了,城府深得很,派头也是挺足的,哼呀哈的,像是咱党培养的官。注意,我说的可是“龙城市”,不是咱“常州市”,不要有人对号入座啊!对了,今天伟哥来没,哦,没来是吧?没有就好,省得待会儿找我麻烦。(注:常州别称“龙城”,“伟哥”指现任市长“X伟X”,若现场有了起哄说“伟哥来了”就改说:哟,来了啊,您还真来了啊,求您了,一会儿可别找我麻烦啊!)

咱接着说,不过啊胡市长初来乍到的时候啊,还是很低调的,加上没人了解他的底细,上边呢也没怎么交代,所以有关他的传说就很多了:

有人说呢,这个胡市长酒囊饭袋一个,字都写不好。都来好几月了,没见他办事,只见过他哼哈;文件批过很多,就没见他写字,圈倒是画过不少。肯定字写不好,“就跟鸡脚爪一样各,见勿得人各,难为情的”(此处常州话)。传说嘛,这只是一种传说,这么传我们市长大人可不好啊……

又有传说了,我们胡市长可了不得,还是个大书法家了。你没见他办公桌上就摆着纸墨笔砚嘛,连书柜里也尽是些名家名帖,不是书法家能这么个摆谱吗?也真是啊,我们胡市长批文件的时候都拿的是毛笔,潇潇洒洒地签上:

“同意。胡不字”;要么就是“不同意。胡不字”。

好家伙,那字写得龙飞凤舞,风流倜傥,功力非凡那。懂行的、不懂行的都是一个劲的直叫好!

好是好,只不过啊,胡市长翻来覆去,颠来倒去就那五个字,顶多加上个圈,算半个,从没人见过他写过第六个,奇了怪了!要再写。胡市长说了,写什么写,不有电脑么,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,信息社会,要与时俱进嘛。您别看胡市长年岁大了,电脑啦,网络啦,用的可溜了,整一个新时代的老知识青年。不过有人不明白了:那您老桌上的文房四宝?那个嘛,老传统嘛,不能忘的,中华名族的瑰宝,汉字书法文明,哪能忘啊?!嘿嘿,还真有道理。

有一天啊,胡市长批的一份文件不知怎的竟传到市里的书法协会去了,把那些个著名的、不著名的一二三四流地方书法家们惊得一愣一愣的:“哎呀呀,可了不得了,总算知道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了!敢情我们的市长大人是张旭再世,怀素重生那!”(插话:)你可知道张旭、怀素是何许人?那“哥俩”可是唐朝的大书法家,狂草就是他们发明的。“咱们这些人那,也算练了大半辈子的字,冬天练三九、夏天练三伏,从没敢偷半点懒,到头来还不及人家的一个零头,惭愧啊!”

于是乎,胡市长书法家的名声就传开了。

这个名声在外,求字的人就多了。可胡市长倒好,甭管你来头有多大,一律不给面子。几次下来,连秘书也看不过去了,就在旁边打圆场:“头儿,您好歹写俩字,也给咱龙城人露露脸?”

“你懂什么!我是党的干部,能乱题字吗?再说了,我的字还差远了!还有着练呢!”

你看,谦虚,原来是谦虚,瞧,胡市长多谦虚,这么一来,胡市长谦虚的美名也传开了。

求字的人走了,胡市长对着小秘书继续哼哼(注意:不是谆谆)教导:“小同志,学着点:为官之道---言多必失,字多也必失……”

“哦,原来如彼,晚生受益匪浅!”那小秘书恍然大悟。

胡市长看了他这样实在好笑,一旁自己偷着乐,其实他心里头说的是:“就不写,气死你!

可求字的人真麻烦,总有人前赴后继,挡也挡不住。还是那个书法协会的会长,竟托人从省里头打了个招呼,非要求几个字不可。人家说了,我就要你写过的五个字。题字不成,文件您不老在签嘛!就当签文件:改革开放的文件您同意吗?您肯定同意;三个代表的文件您同意吗?您当然要同意啦;和谐社会的文件您同意吗?您哪敢不同意!同意就好,同意就好!哈哈!您就写上“同意”俩字,再签上您的大名“胡不字”三字,总共还是五字,您只当是签回文件,这总没问题了吧?

得,话说到这份上了,加上人家的来头也不小,省里头都发话了,这文件签也得签,不签也得签了。老胡我这回豁出去了,总不至于要我违抗三个代表吧!要不签,可就不和谐了,老江怪罪下来,乌纱帽可就没了。签吧,拿了张大宣纸摊在了桌上,只见老胡他定了定气,手一提,唰唰唰,两行大字,签成了:

同意。胡不字

哎哟,这五个字来得还真不容易,乐得那会长屁颠屁颠的,赶忙拿着装裱去了。可是,没几天,裱好的那五个大字竟跑到新造的市博物馆去了,就是市政府旁边的那个。原来是博物馆长不讲道理,把那“史上最牛的五个字”给“硬着里里”(常州土语,意为“不管别人同意不同意,硬是...”)强借去了,说是要给他们新馆开张,要做镇馆之宝。牛!还真是牛!

这样一来啊,胡市长大书法家的名声就越传越大,越传越远,一直传到遥远的日本国去了。原来我们龙城缔结的日本友好城市是个传统的书法之乡,自古书法名家辈出。直到今天在日本的书法界也还是龙头老大的地位。哎哟,人家远在几千里之外,也听说中国龙城出了个胡大书法家。虽然未见庐山真面目,粉丝倒有了一大群。正好啊前不久,两市的书法界有个交流活动,这次是轮到咱龙城市组团到日本去回访。人家可点了名了,说是一定要胡大书法家带团,否则你们甭来,来了我们也不接待。

好嘛,看来这回胡市长非去不可,不然人家不答应,我们自己人也不答应,去不成啊,再说了,那帮书法协会的小书法家们还指望着一起开开眼呢。

为这事啊胡市长好好考虑了几天。去,为什么不去!谁怕谁啊?我老胡就要给龙城人民长长脸怎么了!

这样胡市长带队,一行书法界的精英远赴日本交流访问去了。果然到达后人家热情接待,每天活动不断,主客双方兴致都很高,互相留了好多现场作品作纪念。可是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,我们的胡大队长一路只是瞧啊看啊,既不动口,更不动手,到头来一个字也没写。人家那个急啊,可胡老他官最大、名声也最大,不愿意写总不能逼人写吧。大家嘛,有身份的人,水平太高,不屑与我们这帮泛泛之辈作交流,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啊。

终于,到了最后一天,主人等不急了,发话了:

今天是我们两国书法界交流的最后一天,马上就要分别了。我提议在座的每一位都要留下一件作品,作为告别纪念!

话音刚落,全场掌声雷动,提议一致通过。(掌声呢,来电掌声呢!)大家兴致昂然,不就每人一幅字么,没一会儿都写成了,就胡市长还是没动。这样主客双方的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他,那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了。可胡市长是谁啊,这么多年官场考验下来,什么场面没见过?不就写几个字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!只见他不慌不忙,气定神闲地走向了会场的中央,润了润嗓子:

诸位,这次到日本国访问,长了不少见识,感想也很多。汉字是我们中国文化的瑰宝,你们日本也在用,并且还发扬光大。虽然用的同是汉字,好多的意思和用法却不尽相同。看大家的作品多数是写了唐诗宋词,我呢因为有感于中日两国汉字用法的异同,所以就此题材现场赋诗一首,胡某就献丑啦!

好家伙,终于可以开眼了,敢情胡老不但字好,还会写诗那!

于是,早有笔墨伺候,只见那胡大书法家手到字落,一气呵成,大家风范,大家风范那!

字写好,有人迫不及待地一字一句念了起来,您道都写了什么诗,(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狂草“作品”---电脑制作、用喷墨打印机打印在宣纸上即可)请跟我看:

      同字不同意
      同意不同字
      字同意不同
      意同字不同
      (落款)胡不字

还那五字儿!一不小心说了段“相声” - 吾亦烦 - 吾亦烦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