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吾亦烦的博客

人亦烦 吾亦烦 赚点铜钱难上难 知足天地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那声难忘的“欸~”  

2011-09-24 23:58:53|  分类: 往事如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说来惭愧,想写这篇文章至少有了二十年。

今晚常州电视台有一档节目,讲的是一个身患残疾的19岁大学生,在母亲的照料下,艰难生活、学习的故事。坚强的孩子、伟大的母亲,生活的磨难,自强不息的精神是节目的主题。孩子叫上官经纶,双姓在现代社会已很特别,尤其我有个同样姓上官的中学同学(隔壁班),也是患同样的腿疾,令我一上来有些疑惑,难道节目说的是我同学?但年龄不对,肯定不是,接着看下去,后来真看到了我的同学上官鉴,原来他是孩子的父亲。直感到造化弄人,不免唏嘘。

不过,我写此文还不是关于这个内容,而是关于孩子的爷爷,上官鉴的父亲:

我的初高中都是在北郊中学念的。上官鉴的父亲是学校的语文老师,印象中身材高大,是个少白头,正值壮年,头发全白了,但属于很有气质的那种。把儿子安排在自己学校应是出于方便照顾的目的。

我刚上初一的时候,还正是个啥也不懂的小屁孩,且比同龄的同学开智要晚,更不懂事些。因从没见过有人患这样的残疾,感觉很新鲜。有一次,上官老师拉着儿子的手走在教学楼的走廊上,我竟想都没想就跑到他们后面学着上官同学一摇一摆地走路,一边还咧着嘴笑。孩子先发现我,回望的眼神中充满着委屈和无奈,却什么也没说,我依然不觉有何不妥,继续学着他走路。没一会儿,上官老师也发现了,回过头来,望着我,只是说了声:“诶~”,并未有我期待中的一顿臭骂。但奇怪的是,我竟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,脸红到脖子耳根,撒腿就向操场上跑去,后悔自己怎么会有如此不堪的行为!

时隔多年,上官老师回望我时的那个眼神——没有严师的责骂,却透着慈父般的教化,还有那句不高不低的第三声“欸”(ěi),拖着长音,仍深深地留在我的印象中。按当时的情形,常规教育程序应是把我痛骂一顿,揪到班主任那里去,写检查,喊家长……但老师并未这么做,换来的结果是一个小男孩的顿悟。从此后,每当遇有残障的同胞时,我便会想到这个情景,本着发自心底的尊重与他们相处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智的的成熟,这种感受也越来越强烈。

上官鉴并不与我同班,彼此没有什么交集。上官老师也从未正式教我课,不过是偶有学校活动,有些零星的交往。一晃出校门二十多年了,很少再有他们父子的消息。但我一直有个想法,希望再遇见碰到上官老师的时候,将我的感受说出来,郑重地当面道声感谢。

大约两年前,在家门口的社区诊所,真的碰到了上官老师。我自报家门,有幸老师居然还记得我。大凡老师能记得的学生,成绩要么很好,要么很差,而我的中学时代,还恰恰几度上天入地,再有就是调皮捣蛋分子,这方面我肯定有加分。

我提起的事,老师当然是不会有印象的。我在叙述时,有些激动,老师听着有些意外,连连“耶—耶—”地摆手,意思是不要将此看得过重。所以也算是谢了,却远没有预先想象的那么郑重。

那次碰面回忆了些学校的旧事,我也问了下他儿子的近况。老师说上官鉴办了病退,话题没有展开,我也不便多问。

今天在电视中看到了上官鉴,镜头不多,但我看到了坚毅的眼神,听到了自信的话语,甚是欣慰。祝福你,在经历磨难的同时,也收获了人生的幸福——崇拜你的妻子,上进的儿子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